陈金莲(Mary Chen)建造一家癌症医院,为贫困病患者提供相等的治疗机会

陈女士也梦想着开设老年人日托中心;疗养院以照顾那些出院后却无人能照料的病患。(SooPhye摄影)PEOPLE By Tan Gim Ean

10 August 2019 – 11:24am

简介

当发现病陈金莲(Mary Chen)女士是寳康医院的创办人时,病人通常会惊讶。但是这种常见的情况并不令人惊讶,因为在医院接受治疗的病人会在下班时间后遇见执行董事陈金莲女士与患者聊天并安慰他们并让他们倾诉,因为她同情病人。自从陈金莲女士在2010年11月接管医院并在院长拿督穆罕默德·伊布拉欣·阿卜杜勒·瓦希德(Datuk Dr Mohamed Ibrahim Abdul Wahid)的建议下将医院命名为寳康。之后在拿督斯里张庆信(Datuk Seri Tiong King Sing)的帮助下,为医院配备了最先进的设施,他投资了近1亿令吉将高科技设备带到马来西亚来治疗癌症。陈金莲女士也很快的意识到最好的设备会对那些不能负担得起昂贵费用的病人添加负担,所以她想出了企业社会责任(CSR)计划,这样他们就能享受与富人一样的优待。

她坚定地相信上帝和基督教,因此同意经营寳康医院,并说服了她的哥哥Chen Khai Voon和小学朋友Victor Chia加入。利润不是寳康医院的首要任务,它也不追求六星级的环境。寳康医院是陈金莲女士在生活中所经历的所有事情之后还回给社会的一种方式。医院的运作方式是为穷困患者提供最佳的企业社会责任计划。

医院还有还有许多的尚未完成的任务,例如改善癌症护理的临床试验和研究。陈金莲女士的梦想是开设老年人日托中心,疗养院,让那些无人照顾的病人可以在出院后可以留下来;在农村地区特别为本地人和外劳提供的企业社会责任诊所。她还想建立一个中央厨房来准备给那些正在工作的成年人来以合理的价格购买营养早餐和午餐。

全文:

她于2010年成立了寶康医院,并在此过程中传播慈善正能量。

每当病患问及陈金莲女士在宝康医院的工作岗位是,陈女士都会直接地给与答案。在病人回过神时,通常的反应都是:“什么?创办人啊?“ 然后都会进一步地表达他们的疑惑,补充说她给人的感觉比较像是邻居。

这个家常式的组织并不令人惊讶,因为那些在此癌症专科医院接受治疗的病患者,都会在办公以外的时间见到执行董事陈女士。她时常和病患者聊天和安慰病患者,而且是病患者可倾诉的对象。

“病患者之所以哭,是因为他们可以看到我们真的在帮助他们,而不仅是说说而已。对病患者而言,感觉安宁非常重要。我时常会告诉我的职员要像对待自己的兄弟,姐妹,母亲或父亲一样对待他们。如果我们用心去对待他们,那已经是另一种服务了。如果病患者不能吞咽食物,我会告诉她,‘好吧,今天下午我会叫餐厅准备一些汤给你,但是你必须喝完它啊,因为很贵啊’ – 来说服她吃。“

因为同理心,她与那些因疾病而生活被颠倒的人一起哭泣。 “忍不住啊,“ 陈女士说。” 他们别无选择,我真的无能为力。所以我尝试给他们爱。”

她的爱是一种实际的情感,体现在最先进的设施中,这所设施最初建于14年前成立的一家名为Wijaya国际医疗中心的医院。当时拿督斯里张庆信(Datuk Seri Tiong King Sing)投资了近1亿令吉,将高科技设备带到马来西亚来治疗癌症。

陈女士于2010年11月接管了这家医院,并根据其医药总监拿督Mohamed Ibrahim Abdul Wahid医生的建议将其更名为寶康。

“我一开始不明白什么意思。他们说在海边,黑暗中有一道光。突然,在我的脑海中,我想,好吧,因为当一个人最初被诊断出患有癌症时,他的世界会变得非常黑暗 – 没有希望。因此寶康会通过提供顶级医生,机器和服务来照亮人们。”

陈女士很快就发觉到,最好的设备对于付不起费用的人用处不大。“那些经济不好的病患者告诉我, ‘即使你所拥有的东西都是顶尖,顶尖,顶尖的,但对我们来说是无用的。‘ 所以我提出了企业社会责任(CSR)计划,这样他们就可以像富人一样享受高级的治疗。”

“我是一名基督徒,我可以说上帝带领我与所有合适的人见面,一起走上这一旅程。他使我变得聪明,让我知道策略和应该做什么。我们团队中没有一个是拥有医疗领域经验的。而今天,我们能够帮助许多人并成为一所好的医院。但这不只是因为一个人的努力。”

当一个童年的朋友第一次接触陈女士来开办这个医院时,她觉得自己不胜任这项工作。“我只是一个小学毕业生,而且我的英语很差。我该如何管理专科医生和护士呢?”

她一开始是推辞,但是她的朋友很坚持。“她告诉我,每次祷告时,她都会看到我。也许是一个感召。” 她的犹豫不决使她彻夜难眠,直到她改变了主意。

寶康医院在八打灵再也 (图片:寶康医院)

她的下一步就是说服哥哥Aaron投资入医院。他们兄妹 于1989年成立了电器业务,并在KVC集团范围内多元化地发展至其他领域,例如工业用品,贸易以及食品和饮料。

对于她的想法,Aaron回答说: “你一定是疯了!” 沮丧的陈女士在那天晚上无法入睡。

当她第二天早上再次问他时,他解释说:“我不想从病患者身上赚钱,无论他们是否有钱。”

她建议也许他们可以赚一些钱,并用它来帮助贫困的人。“我告诉他我会用爱来经营这个医院。当他听到这句话时,他说:‘那就做吧!‘,并一直支持我直到今天。”

陈女士的下一个伙伴是小学朋友谢启章,他已经是她20多年的商业伙伴了。她说服他接任首席执行官一职,他们接下了这项风险投资,也了解接下来的八年将处于亏损状态。 “ 在首五年,我们的薪水都是由我们的其它业务支付的。”

陈女书说,盈利不是寶康的首要任务,也不追求六星级环境。“除了职员的薪水和福利外 — 他们有自己的责任,我们的预算还满精简。我们的专科顾问医生也愿意为了我们的企业社会责任计划出差并乘坐经济舱,尽管他们自己本身是乘坐商务舱。”

我们公司共有345名职员,其中高级管理层中的许多职员都是资深员工,他们了解公司的合作理念,共同管理和共同分享的理念。

谢总监预计医疗费用每年都会增加。他希望寶康采取的一些策略,例如将FDG(氟脱氧葡萄糖,一种用于PET-CT扫描的放射性药物或示踪剂)的价格减半,将其提供给两家私立医院,然后要求他们把扫描成本降低-会带来不同。

“我们希望有一天人们可以说,’我们仍然需要治疗,但费用却不会很高’。” 陈女士也补充:“如果我们降低价格,而其它医院也这样做,我会非常高兴。我希望那会发生。让病患者去那里,没问题。”

寶康医院在八打灵再也 (图片:寶康医院)

由于担心费用高昂,病患者负担不起而经常拖延治疗,当病况等不及而需要治疗时,她的首要法则是先治疗,后付款。

“我把过程简化因为当病患者来到这里,他们带着很高的希望。如果突然没了希望,他们将做何感受?病患者不能没有希望,因为癌细胞会更快地扩散。所以我总是告诉他们,‘别担心钱的问题。看看你有多少,你就给多少。如果您真的没有,我们将再看怎么帮助您‘。”

是的,有些人有趁机占便宜。“不多,仍然值得。你不能因为这少数,而把它变成很严格。我觉得,如果有很多条款和条件,那就干脆不要给。因此,我总是告诉本院的福利基金团队:‘先治疗,然后我们再看过后能给多少的折扣‘。”

“我们对待宝康福利基金的病患如同贵宾一样,因为我们希望他们不会感觉的自己像是第三等人群。即使您没有钱支付,您也将得到相同的待遇。这是我们的服务。”

这衷心护理让病患者不愿出院回家。“哪里可以这样?”陈女士笑。其他病患者告诉她他们会回来拜访。还有一些人想念宝康门诊室的饼干,茶和咖啡;KVC食品和饮料连锁店提供炒面,米饭,蔬菜和鸡肉给在本院做健康检查的客户;或者供老年人往返医院进行眼科治疗的10辆备用车辆 — 从中有些是在今年接受本院白内障补贴手术计划的病患。“但是每个人只得到一只眼睛的赞助,这样两个人可以受益。” 陈女士说。

她自然而然地将他人的福祉放在首位。

她出生于1962年,是七个孩子中排行第二个,也是长女。她的父亲是建筑工人,母亲是橡胶工人。

“我一直都想帮助。从小到现在,我一直都这样想 – 如何帮助我的兄弟姐妹获得良好的教育并负担得起的好东西。” 朝着这个想法努力,使她经历了一些令人惊讶的转折。

她12岁那年离开了位于雪兰莪州士毛月的家,到吉隆坡与一个家庭工作,照顾了三个小孩。“我停止读书,而出去做工,因为我的父母当时候真的没有钱。”

一年半后,她回到家开始学习缝制衣服。“作为仆人,你总是走在后面。我感到很不自在,无法从后跟随他人。我想如果可以缝制,我就可以开店当老板。我不想落后。也许我是一个天生的领导者。在学校里,我是个班长。”

缝纫一年后,她看到老板付给她60令吉的三件衣服,需要一天以上的工作。“我自己计算了一下:60令吉 x 30。如果您不工作,您只能得到1,000令吉多。如何致富并帮助人们?所以我逃跑了。”

她的下一份工作是在吉隆坡的一家制衣厂,从早到晚都在这里缝裤子。她是第一个到达,也是最后一个离开。当时没有雇员公积金(EPF)或社会保障组织(SOCSO),可是她能每月赚取1,500令吉至1,800令吉,并把钱寄回家。“我只保留了大约100令吉的房租和伙食费。我们四五个人睡在一间没有床的房间,睡在地板上。食物很便宜 — 一碗饭,蔬菜和酱汁的价格为60仙。”

三年后,她认为是时候该找个男朋友了,一位商人。“所以必须在办公室工作,才能遇到老板和其他人。” 她学会打字,并在告诉一家小型焊接公司她能胜任办公室工作后,被雇用。

但是陈女士需要处理账目,她对此一无所知。“他们要我写一张支票,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因此,我要求我的中四妹妹给我写了一到一千的单词。此后,每当我需要写支票时,我就会一一抄写。”

她从那儿学了基本知识,但是由于工作环境肮脏,陈女士只呆了三个月。“都找不到男朋友。”

今年在寶康医院的癌症幸存者日(图片:寶康医院)

她之后比较自信了,便告诉朋友们,她可以做全套账务处理,并在一家电器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在接下来的六个月中,她投入自己学习资产负债表等全套账务处理。为了进一步提高自己的水平,她报名参加了夜间课程,并参加了伦敦工商会课程三个级别的考试。

“我尝试做了所有20年来的历年试卷并一直练习,直到我知道如何回答所有问题。我在每个级别的考试都拿了优秀等级。” 更重要的是,她遇到她的生活伴侣,当时他带着电器设备用品走进她的工作场所。

陈女士很快地带头,并说服了当时在一家银行工作的Aaron来学习业务。“我告诉他,只有做生意才能改变整个家庭。他听了,便出来跟我丈夫一起工作。” 最终,兄弟姐妹成立了一家电器公司。“我丈夫很支持我们 – 他给了我货物,但没有先收钱。”

寶康显然是陈女士回报善意的一种方式。但是她反对公开宣传,宁愿保持低调。“我只希望人们受益并看到他们的笑脸。”

她的成功之路铺有了她的努力和纪律。她说:“不是运气,只是上帝的祝福。但是在祝福之前,你必须先做对的事情。”

她是怎么做到的? “我凌晨4点起床,所以我有更多时间。我花一个小时阅读圣经和祈祷,又花一个小时做有氧运动。我的生活非常有规律 – 我记下了什么时候应该做的事情。” 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后,她早上7点便离开家。她在早间享用小吃,和下午4点由医院餐厅准备的一顿饭。陈女士的一天在晚上9点结束,不吃晚饭。

四个孩子的母亲补充说,周末仅是家庭时间。他的两个大儿子都是医生;一名是寶康的管理培训生,另一名是巴生医院骨科的一名医务人员。最小的儿子在哈佛大学做研究,而他的姐姐是吉隆坡的一名时装设计师。

“他们都很努力,从来没有用过我的钱。他们知道我受过苦。”

其实,还有许多东西需要做,例如旨在改善癌症护理的临床试验和研究。陈女士梦想着开设老年人日托中心;疗养院照顾那些出院后却无人能照料的病患;在农村地区为马来西亚人和外籍工人提供的公益诊所。她也想建立一个中央厨房来准备营养早餐和午餐包,让给在职阶层可以以合理的价格购买。

只要她的心,思想和动机在正确的位置,对于这个每次都要做善事的陈女士来说,一切似乎没有什么不可能。

原文取自: https://www.optionstheedge.com/topic/people/mary-chen-built-cancer-hospital-give-poor-patients-same-chance-treatment

Back to Menu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