损失数百万并不阻止寶康医院治疗癌症

寶康医院执行董事玛丽·陈(粉色)于2019年11月19日在吉隆坡马美商会的“首席执行官癌症圆桌会议”上发表言论。图片:盖伦中心

简介

对于一些私人医院可能会亏损。但是对于寳康医院来说,它负担得起癌症治疗但却损失了超过1亿令吉。这是因为根据寳康医院执行董事陈金莲(Mary Chen)女士的意愿,为所有马来西亚人(尤其是那些负担不起的病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特别是是癌症治疗。 陈金莲女士于2010年11月收购最初被称为Wijaya国际医疗中心的医院,并改名为寳康医院。陈金莲女士决定接管寳康医院是因为她意识到大多数寻求治疗的病人会变卖他们的资产并最终负债累累,并延长几年的寿命。当她接管寳康医院时,医院已经损失了6000万令吉。她说在接下来的九年中,医院损失了过百万美元。

如今的药物非常昂贵,尤其是化疗药物。陈金莲女士在55岁时将她的所有员工公积金(EPF)存款中提取后将这笔钱来投资医院。这是因为寳康医院的目标是提供收费低至零的治疗,并鼓励那些能够承担部分费用的人也可以这样做。但寳康医院本身的容量是有限的。因此,寳康医院提出了降低成本以确保所有病人都能寻求治疗的策略,其中包括了将提供给私人医院的药物价格减半,及以相同的方式来降低PET-CT扫描的费用。

 

全文: 损失数百万并不阻止寶康医院治疗癌症

PJ寶康医院的癌症治疗费用最高为RM20,000。

吉隆坡,1月16日讯 – 对于一些私人医院,亏损可能是预料到的事件。但是对于寶康医院来说,为了提供负担得起的癌症治疗,它损失了超过1亿令吉。

这是因为该院根从其执行董事玛丽·陈(Mary Chen)的意愿,为所有马来西亚人(尤其是那些负担不起的病患)提供医疗保健服务,特别是在癌症治疗方面。

陈说:“我只是用我的爱 – 我拥许多的爱 – (为)病患全力以赴,因为病患除了接受治疗外,他们还真正需要爱,”

“(病患需要有人)与他们交谈……(与他们)坐下,给予他们支持,(并)让他们知道许多事情(可能会)发生,许多事情(已经)有所发展了,(有)更好的机器,医学会越来越好 – 来给他们希望。

“(然后)他们才会开始(想)其实是有未来的。”

陈于去年11月在盖伦健康与社会政策中心所主办的马美商会首席执行官癌症圆桌会议上发表言论。

陈于2010年11月以2,000万令吉的价格接管了这位于八打灵再也医院后,该医院原名为Wijaya国际医疗中心,并改名为寶康医院。

就如灯塔在黑暗的夜晚中照亮给船只,这是一家为有需要的病患提供几乎免费癌症治疗的医院,就好比寶康医院在病患没有希望的情况下给予希望和光明, 更有意义。

在意识到大多数人们为了寻求治疗以延长寿命多几年,而需变卖资产并最终负债累累之后,陈就决定接管寶康医院。当时,她的个人的生意营运很好,孩子们也已经长大了。因此,她决定购买这所医院。

然而,当她接管寶康医院时,医院已经损失了6000万令吉。她也说,在接下来的九年中,医院继续损失了数百万令吉。

“这九年的过程不容易。我们损失了(一)亿;这家医院已经损失了一亿并且继续损失一亿。”

“但幸运的是,去年,我们回升了。已经收支平衡了,“ 这位来自雪兰莪州士毛月的小学毕业生说。

她补充说:“我们从不要求外界捐献一分钱。”

在寶康成立的初期,陈和她的团队经常访问沙巴和砂拉越,将他们带到雪兰莪接受治疗和免费咨询。她说,当时东马的肿瘤专科医生并不多。

她在那里带着标语牌去集市和工厂,而告诉他们如果没有钱,他们可以来寶康医院,他们能够帮忙的。

“’如果您患有癌症,寶康可以帮助您。 请到我们这里来‘。”她回忆着说,并用虚构的标语牌疯狂地挥舞着双手,使得房间里的人都笑了出来。

陈还回忆说,曾派遣“间谍”到布城的国家癌症研究所,以鼓励年轻的癌症病患去寶康寻求治疗。

但是只有时间才能证明寶康的模式是否可持续。药物非常昂贵,尤其是化学治疗药物,陈在她55岁时将她的所有的雇员公积金(EPF)提取来,并将其注入了寶康医院。

另一方面,在一些私立医院,放射治疗的收费都在2万至4万令吉之间。

尽管在寶康,目标是提供低至零的治疗,但对于那些有能力的患者,会鼓励他们承担部分费用。。

她说:“我们希望这些病患(至少有一半)能够支付2万至4万令吉。我们的最高收费为2万令吉。”

“因此,那些无力支付的人,即使他们有5,000令吉或500令吉或零,我们仍会继续提供治疗。”

她还提到了用于治疗乳腺癌的单克隆抗体药物,寶康的病患最多只支付2,500令吉。据陈说,在其它私家医院则是9,000令吉或10,000令吉。

“我们已经帮助了(一百多名)的病患。这是18个周期。一个周期已经是一万令吉。病人支付2,500令吉,而制药公司向我们收取的费用会低一些,因此我们能够付(全部)钱。

“(但是),我只能帮到这个极限。”

寶康降低费用以确保所有病患都能寻求治疗的策略包括供应给其它私人医院的药品价格减半,然后要求他们同样的将PET-CT扫描成本降低一半。

寶康计划在东海岸开设另一家医院。

原文取自:

Losing Millions Doesn’t Stop Beacon Hospital From Treating Cancer